吃不飽

瞳羽,台灣人來著。
一生阿吽狗。
最近任職騎空士兼御主

噗浪&推特 hane_0928
Pixiv id=2207673

Love shuffle

林夏太太寫給我的/////^艸^///////

我是大爽人~~~~~~~~~~~~~


Echo:

*请相信我 这一定是甜的

*这是写给我深爱的瞳羽太太的【【痴汉上线   瞳羽不要嫌弃我的渣文笔!!!!

*没有写完 不过应该不长吧 

*我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写的很矫情很捉鸡很糟糕呢X﹏X 光是这一段就屯了好久了


天月看了看手里的体温计,38度多,思考了下再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拿起床边的手机,想都不用想,播下快捷键1。

伊东歌词太郎站在街边,看着刚结束通话的手机一阵苦笑,双手合十对友人无奈的道歉:“抱歉,现在突然有点事情,我们下次再吃千里眼吧。”友人同情的看了眼歌词太郎,点头表示理解。

转身迅速奔跑,根本一秒都不想耽误。

 

打开门的时候,毫不意外的看见了把自己裹成一团的天月。

天月抬头看着歌词太郎,有些虚弱的傻笑了:“歌词太郎你来啦。”异常浓重的鼻音显得他的声音带着撒娇的意味。

歌词太郎认命般的去家里的药箱翻出退烧药放到天月面前的茶几上,然后转身去厨房找外卖单打算叫点粥之类的给天月吃。虽然按理说,应该是自己亲自下厨,但是歌词太郎也知道自己的厨艺见不了人。

“怎么你爸妈一出去旅游你就发烧了呢?”

“嘛,反正我有歌词桑啊。”天月继续傻笑。歌词太郎看着这样的天月,心想真是没有一点办法能责怪他,同时忽然觉得心脏满溢着莫名的幸福感。有个人能把自己视为这样的存在,视为自己生活的底线,有自己在会安心,离开了自己会不安,理所当然的,自己的整颗心脏也会为了他而跳动。

照顾他直到睡觉,看着他安静的躺在床上,歌词太郎送了一口气,关掉床边的灯,转身准备回家,衣服却意外的被拉住了,“呐,不要走嘛,歌词桑陪我睡吧。”

歌词太郎听见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,软糯的声音加上生病时独有的鼻音,怎么听都像是在对自己撒娇。

转过头看他,他正有些无力的拉着自己的衣角,面庞因为发烧染上一层绯红,即使在夜里,他的眼睛也还是一如既往的闪烁,窗外的星光和月光碎洒在他的眼眸,看着这样的天月,歌词太郎一瞬间失了神,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,身体已经做出了行动,躺在了天月旁边,轻轻的环抱住他:“睡吧。我在呢。”

天月深深埋进了歌词太郎的怀抱,抱着他安心的睡着了。歌词太郎不怕被天月传染,或者说,就算被传染了他也心甘情愿,因为是天月啊。抱着他,听着他安稳的心跳,感受他平稳的呼吸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。这个人就这样睡在自己的怀里。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,不如就让这个夜暂停吧,让它无限延长。


评论
热度(46)
  1. 吃不飽Estat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林夏太太寫給我的/////^艸^/////// 我是大爽人~~~~~~~~~~~~~

© 吃不飽 | Powered by LOFTER